澳门银河电子

首页 > 正文

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www.szgf.net2019-09-09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谁的童年里还没几条蛇呢?《小鲤鱼历险记》中那条浑身癞皮的癞皮蛇,《葫芦娃》中以一敌七的美女蛇精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中雍容大方美丽动人的白素贞,《仙剑奇侠传》中以身饲爱的女娲后人们,这些个性鲜明的角色都是影视剧中蛇文化的多彩演绎。古代中国的蛇文化历史悠久,从抟土造人、拯救苍生的女娲,到千年等一回的痴情白素贞,这期间还有许多有趣的故事,且听文史君细细道来!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国漫《小鲤鱼历险记》)

  在俞建章,叶舒宪合著的《符号:语言与艺术》一书中,归纳了“蛇”得以成为崇拜物的五大理由:没有四肢却行动迅捷;褪皮象征着“重生”“不死”;有喜阴湿,体型柔软等女性特征;精明、狡猾;通水陆、行如流水的特点,象征着雨神。

  除此之外,从字义解析来说,蛇的本字是“它”,东汉许慎的《说文解字》写到:“它,虫也。从虫而长,象冤曲垂尾型。”上古时期人们居住的地方都害怕蛇的出现,所以上古时期的人们早晨起来打开窗的第一句问候就是“无它乎?”有蛇没有啊?可以说,在“人少兽众”的上古社会里,频繁在人类生活中出镜的蛇,是可畏又可敬的存在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国产动画电影《葫芦娃》)

  不同于西方文化视蛇为邪恶的象征,东方世界对蛇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——蛇是华夏民族的古老图腾。“图腾(Totem)”一词是北美印第安鄂吉布瓦人的词汇,意思是“他的亲属”。图腾是一种关于某一群体或个人与某种动植物具有神秘关联的信仰。在这一信仰中,被选中的动植物被认为是具有特殊力量的,而为了得到其力量的庇护或者是分享这种力量,最典型的方法是使其融入并成为人体的一部分。蛇身人首的女娲和伏羲就是这一图腾信仰的体现,此外还有《山海经》中的共工、烛阴、相柳、贰负神、延维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样尚未摆脱“自然生人”的图腾观念的影响下,产生了人兽婚神话(两性一方为人一方为兽的结合),用以解释人类的起源与氏族的繁衍。如白族的大母猴生人的神话,珞巴族的蛇妖杀兄娶妹的神话等等。这类人兽婚的神话是后世许多人兽、人妖恋的滥觞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《仙剑奇仙传3》 女娲后人紫萱)

  在《史记?高祖本纪》中记载了一则这样的故事:高祖一次酒醉遇蛇,他拔剑将蛇斩成了两半。后来者到了这个地方听到一位老妇人在哭,说化为蛇身的白帝子被赤帝子(意指刘邦)斩杀了。经过这般说法,高祖的威名就开始建立了。这里的故事中的蛇,是王权道统的象征。高祖杀蛇的行为被赋予了改天换日的政治意义。

  在后来的发展中,“蛇”逐渐演变成了“龙”。闻一多就分析认为龙是以蛇为主体,吸收了禽类的脚、马的毛、鬣的尾、狗的爪、鱼的鳞和须组合而成的混合体。它代替了蛇的政治意涵,成为了皇权的象征。在后世同样是醉卧的刘备的经历里,盘旋其上的就是蛟龙而非蛇了。武力斩杀的情节也直接被替换成了“血统”上的真龙之气。在这一政治文本演绎的中,“龙”出于“蛇”,而后来者居上。蛇则以亦正亦邪的较为复杂的形象,存在于社会民俗文化之中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鞠婧祎版《新白娘子传奇》 小青)

  上古时期人面蛇身的女娲是绝对正派的人物,但随着父系氏族发展,父权制社会的建立,女性地位遭到了较大的弱化。与西方的引诱夏娃偷吃禁果的蛇这一意象相似,在古代中国社会,负面意义上的蛇的形象也大多与女性绑定在了一起,如“蛇蝎心肠”、“蛇妖”、“蛇精”、“水蛇腰”等词全都是用于修饰女性。

  此外,色戒是佛门弟子所要遵守的戒律,在佛教的影响下,发展出来的蛇女故事往往带有了警示的意味。佛经上记载着,美女变为蛇,并攫取男子的精气的故事,以此告诫人们纵欲伤身,要以白骨观之美色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赵雅芝版《新白娘子传奇》 白素贞)

  “白蛇传”的故事成形于唐宋,代表作品有唐人谷神子《博物志》中的《李黄》、《李瑁》,以及宋代话本《西湖三塔记》。在《西湖三塔记》中记载说南宋淳熙年间,临安府岳相公辖下的奚统制之子奚宣赞(许仙原型),在清西湖游玩时,对迷途少女白卯奴施以援手。日后,一位老妇人前来来寻卯奴,并邀奚生来做客。庭院中有一位貌美的白衣女子设宴款待,奚生答应了与之结为夫妻的请求,却不料同居半月后,白衣女子要杀他,取他心肝佐酒。卯奴为了报答此前的救命之恩,放他归家。但第二年清明时,白衣女子又将他掳回去做了半个月的夫妻,并重蹈覆辙。这一次,奚生的叔父奚真人在得知此事后,便施法收服了三人,才发现他们分别是由蛇(白衣女子)、乌鸡(卯奴)、獭(婆婆)所变化而成。于是把它们镇压在西湖的三个石塔之下。与前二者不同的是,《西湖三塔记》首次以杭州西湖作为故事发生的地点,并衍生出了镇蛇妖于石塔之下的故事结局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鞠婧祎版《新白娘子传奇》 白素贞)

  这三个故事里,蛇女或穿白衣,或骑白马,这种特意被凸现出来的颜色,其实隐含了民间白蛇崇拜的因素。白蛇幻化作颇有姿色的凡间女子,骗人钱财,夺人精气性命,而故事中贪花好色的男主人公最后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我们可以看到,这些故事虽是白蛇传的文本雏形,但与后世的白蛇传的区别还是很大的。

  白蛇传的故事继续发展,到了明代,冯梦龙《警世通言》第28卷《白娘子永镇雷峰塔》,白蛇传的主要人物(勇敢的白娘子、优柔寡断的许宣、忠心耿耿的青青、法海)与故事情节(游湖借伞定情、赠银惹祸、与道士斗法、盗仙草救夫、水漫金山、永镇雷峰塔)已经基本完善了。为后世的“白蛇传”提供了基本的故事框架。

  白蛇传的故事在历史演变之中,主要人物白娘子,其身上的人性渐渐强于妖性。为了宣扬佛教,而在故事中所要突出表现的“色戒”警示,也逐渐的被抹上了儒家化的色彩,白蛇传增加了儒家文化是非观的输出(如许仕林对白娘子的孝,小青对白娘子的忠心,白娘子对许仙的忠贞)。

  从女娲到白素贞:蛇文化在历史中的多彩演绎

  (鞠婧祎版《新白娘子传奇》 小青)

  白蛇传中体现的蛇文化是源远流长的,人面蛇身的身体构造是远古时代图腾神话的投射,人妖恋的婚姻形态是人兽婚神话故事的残留,其在发展过程中的“色戒”观是民间佛教信仰的反映,而它的最终成型则离不开儒家文化的根。

  1.袁珂:《中国神话传说》,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.

  2.李夏:《论白蛇形象之演变与文化意蕴》,《民族文学研究》2012年2期.

  (作者:浩然文史·一笔丹青)

 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

  本文所用图片,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,谢谢!

 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,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!您的点赞、转发、评论,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!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