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银河电子

首页 > 正文

微小说:想挽一场红尘繁华,却湮没了青春韶华,花还在,人已天涯

www.szgf.net2019-08-24

  原创青铜引2019.6.26我要分享

  本.文为下.篇,点击标.题穿越上.篇~

  《 微小说 | 花骨瘦尽,凉薄了浮生,物是人非,蹉跎了缘分 》

  许是从小就接受暗卫的训练,颜婳虽有个灿烂瑰丽的代号——嫣桃,扮相也是人如其名的艳若桃李,但秉性却十分孤冷。龙清曜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戒备,就同自己对她的芥蒂一样。

  哪个主人会和暗卫交心呢?而暗卫,早已在一次次黑暗(残)酷的训练中,消磨了初心,剩下的,唯有她写在白纸上,那抹苍凉孤寂的——“魂”。

  “你会拼死护我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为何呢?舅父究竟用什么要挟你这般卖命?”龙清曜还是感到好奇。

  “……殿下还是不要知晓吧。”颜婳看了龙清曜一眼,幽冷的眼眸氤氲着濛濛霜雾:“殿下在朝中,能依靠的便是国舅了,何必为了一件兵器,搅扰最后的余温呢。”

  龙清曜的心仿佛被揉了一下,觉得颜婳虽似冰雾般寒凉淡漠,却有种沁人心扉的力量,他正想说些慰藉的话,却见她走到琉璃屏风前,染着蔻丹的指尖在眉心一划,落下一缕妖冶的火焰。

  “韩王那日暗中邀我私会,我出去一下。”颜婳的语气又恢复了平素的冷漠与冷静。

  龙清曜望着她,想在她脸上寻迹几分委屈和苦楚,可那绝美的容颜宛若一张精致的面具,就连结冰的眼眸,都在火焰的渲染下,愈加妩媚浓(情)起来。

  她同韩王私会了几次,收集到韩王结(党)营.私,企图谋反的证据。韩王被流放那日,他坐在高台饮酒,她第一次没有侍立在他身后,而是凭栏远眺,目送那行萧索的人影远去,洒下一杯残酒。

  “你怕不怕,鸟尽弓藏?”龙清曜走到她身边,凝视着她的眼,冰莹的晶石上倒影着皇城的漫漫尘烟。

  “殿下也觉得,弓只在射箭的时候才有用吗?”颜婳背转过身,三千青丝似墨蝶般在风中飞舞,找寻栖息之地。

  龙清曜被问得哑然,不过心情总是比思绪更快一步,他伸手抚上她瘦削的肩:“我这么问,是因为、心疼。”

  颜婳纤细的身体一僵,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,这久违的温暖,虽不足以让她眼中的冰霜消融,却也让她唇畔牵起半弯轻浅的涟漪。

  万千红颜,不及你浅笑如烟——

  “刀剑回鞘也没什么不好的,至少……你平安了。”颜婳抬起手遮挡阳光,从指间的缝隙悄看龙清曜:“我们也不用这般荆棘缠绕、咫尺天涯。”

  不知是灼灼的阳光,还是滟滟的目光,微醺的感觉让龙清曜只想携着她的手,阖目睡去,在幻梦中徜徉迷离。

  可他回过神时,她已站回他身后,想是看到了远处的什么暗信,那缕火焰又在她眉间燃烧了:“殿下,韩王流放南.疆,陛下心绪定然不佳,你饮了半醉过去,父子俩正好敞开心扉聊一聊。”

  龙清曜的手指划过阑干旁的花草,将一星清露拈上颜婳的眉心。

  “谢过殿下,只是、烙在命里的火,怕是熄不了了……”

  

  自那次后,两人不再越“天涯”一步,确切地说,是颜婳再次被藤蔓荆棘所禁锢,履行着暗卫的任务与冷酷。

  时间久了,龙清曜忆起那一幕时都觉得恍惚,那场短暂的交心,是她于暗卫噩梦中,瞬间的清醒;还是自己在失意岁月中,瞬间的幻梦?

  他成为太子的第四个年头,陪他走过漫长黑暗的她,好似一把即将回鞘的剑,锋芒中满是疲倦。

  “把她换了吧,过几日到舅父府上,挑个新的。兵器用长了虽称手,但弱点全都被对手知晓了。”

  “殿下准备换剑了。”

  “是啊,你也累了,不是吗?”龙清曜佯装淡漠,想激她卸下面具,看看她内心是否藏着情意。谁知话音方落,他便觉眼前一黑,再次醒来时,周身竟被绳索捆得动弹不得,喉咙更是一阵如焦如灼的疼痛,颜婳也以相同的待遇倒在一旁。

  锋利的匕首横上他的喉头,玩味似地轻划着,看来是一场精心的算计,知道颜婳的武艺,便阴损地用了暗毒。

  “唔、唔……”颜婳在旁边挣扎着,发出含糊的声音。

  “美人儿不用害怕,以后跟着我们主人,不是也一样效力吗。我们主人可比他怜香惜玉多了,而且还不会喜新厌旧。”蒙面人瞥了龙清曜一眼。

  龙清曜的心直往下沉,自己才说一半的玩话,竟成了刺客离间的利器。

  “可以、让我和他……最后说句话么?”颜婳哑着嗓子,一双秀眸宛若燃着火焰的冰灯,凝着刺客的眼睛,那让人无法拒绝的冶丽幽柔。

  刺客似被摄住心魄般,竟默许她朝龙清曜的身边.爬去。龙清曜觉得自己的意识要在剧毒的灼痛中涣散了,颜婳的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,似一缕凉风,唤起了他心中的一丝清明。

  “其实我……一直都很钦慕殿下。”颜婳吃力地说完,竟朝龙清曜身上一扑,(吻)上了他的唇。

  微凉的唇瓣,宛若被雨水打湿的桃花,龙清曜思绪渐明,还不及有什么感触,却发现她正焦急地把什么东西往自己嘴里送。四目交织间,他恍然明了,原来她的舌下藏着解药。

  “这位哥哥,我们都是暗卫,深知天悬地隔的痛苦,能不能让我、执着他的手上路。我听说,执手赴黄泉的人,来世便能够再相遇……”

  她哀哀相求,眉心的火焰燃烧着,宛若一颗诡艳(妖)娆的星。龙清曜的意识在解药的作用下已经大致恢复,他看着颜婳继续扮痴情的苦戏,心越揪越紧。

  刺客犹豫了一会儿,终敌不过颜婳凄绝的眼神,用匕首划断她腕上的绳索,然而,颜婳没有去握龙清曜的手,而是一个翻身,用绳索勒住了刺客的脖颈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颜婳没有再加重力道,但刺客自知任务失败,欲咬舌自尽。

  颜婳慌忙将手绢塞进刺客口中:“求殿下,恕他一命吧。”

  “我不要做暗卫了,再也不要了!”颜婳第一次,露出了真实的心绪,将脸埋进膝盖里沉沉地哭泣。

  “嗯,不做了,以后就安心做我的婳儿吧。”龙清曜轻哄着,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“真的可以安心么?”许久,颜婳才缓缓抬起泪眼:“暗卫的阴影会永远纠缠在我们之间……”

  不待龙清曜思量出劝慰的话,颜婳已经将柔荑缩进他的掌心:“可是余生的岁月,除了你,我不想给别人。”

  

  半年后,龙清曜登基为帝,颜婳成了地位仅次于皇后的婳妃,但其它嫔姬介于她的过去,并不愿同她来往,甚至冷言冷语、目光鄙夷。

  “不高兴吗?”龙清曜在她耳畔轻语,望天的颜婳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怎么会呢。”颜婳轻柔一笑:“我是和你度余生,又不是和她们。”

  “只要阿曜看着我,我就觉得很安心,也觉得自己……很干净。”

  龙清曜的心仿佛被绵绵情丝缠绕着,温柔的牵痛:“婳儿不会孤立无援的,我已经让舅父派人去找你的家人了。”

  颜婳闻言,竟颤抖了一下,柔荑紧攥着龙清曜的手,生怕失去一般:“谢谢阿曜,只是我、”

  她没有再说下去,一颗雨点落在眉心,溅起破碎的冰莹。

  让龙清曜意外的是,颜婳的出身并不算低,她父亲曾任知府,可惜英年早逝,家中还剩母亲和姐姐。母女二人得知颜婳的消息,即刻进宫认亲。

  颜夫人拭着眼泪,断断续续地说着十几年前颜婳在灯节走失,自己和大女儿苦苦寻找,伤心欲绝的往事,姐姐颜婵也跟着嘤嘤啜泣。不知是不是多年暗卫岁月养成的淡漠,颜婳绝美的面庞蒙上了一层阴影,却没有眼泪,反而将目光越过面前的母亲和姐姐,望向天边的阴云。

  “妹妹一定是埋怨我和母亲没有找到她,让她受了苦。今后我想陪在她身边,好好照顾她……”颜婵莺声楚楚,泪水滑过皎月般的脸颊,若海棠凝雨。

  龙清曜特意恩准颜夫人和颜婵留在颜婳的寝宫,弥补她这些年所欠缺的亲情。颜婳向他道谢,执着他的手却攥得更紧了,她的柔荑素来都是凉的,这次更似沁雪一般,隐隐的寒。

  “放心,我们永远陪着你,再不会分开了。”颜婵看出颜婳的担忧,握住她另一只手,笑得美丽温婉。

  颜婳下意识地抬手遮挡阳光,可颜婵的手没有松开,她只能侧头避进自己衣袖的暗影里,绛紫色的薄纱下,她想起做暗卫时见的殷红鲜血,挣扎着甩开颜婵的手。

  “婳儿,你别这么对姐姐,求你了……”颜婵委屈地抽噎着,泪眼朦胧地看向龙清曜。

  龙清曜温言安慰了颜婵一番,再抬头时,颜婳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婳妃娘娘,又去高台望天了。”

  龙清曜叹了口气,想去高台找颜婳,却被颜婵轻轻喊住:“皇上,婳儿方才也是一时失礼,心里定有些羞惭,还是先让她静一静吧。”

  颜婵擦干眼泪,给龙清曜倒了一盏香茗,体贴地为他揉着太阳穴,缓缓清音,说着自己的故事。

  父亲早逝之后,妹妹又走失了,只剩下她和母亲相依为命。十五岁那年,她和一个官宦子弟定了亲,怎料天有不测风云,未婚夫婿染病而亡,虽未成亲,但她还是为他守了三年节。而后母亲也抱恙在身,她担心自己出嫁后母亲寂寞寡欢,便一直陪在身侧,不再起嫁人之意……

  颜婵的泪珠落在龙清曜的手背上,他很是动容,抬头看着与颜婳有几分相似的脸庞,疼惜之意渐起。如果说颜婳是被迫染上血色的曼珠沙华,那颜婵便是亭亭独立的月色芙蕖,他感动更兼钦佩。

  颜婵秉性温雅,人缘比颜婳好上许多,最主要是没有做暗卫的前.科,嫔姬们更愿意和她打交道,就连国舅也缕缕提起:“颜婳自小就受暗卫的训练,心机城府不可不防,还是颜婵单纯些,才貌也不比颜婳差,你今后还是多宠信她吧。”

  “婳儿,我打算封颜婵为妃,就叫‘颜妃’,如何?”龙清曜握着颜婳的手,颜婳的手微微一缩,但没有缩回。

  “不要用颜字,称为‘婵妃’,或者皇上另赐一个字,总之,不要用颜字。”

  “哦、好。”龙清曜很是不解,指尖轻抚颜婳眉间的褶皱,那星火焰分明早已熄灭,他却感受到一缕虚妄的灼痛。

  

  “你知道,我只喜欢你,对颜婵,不过是怜惜。”

  颜婳将柔荑从他掌心抽回,轻轻放在他的(胸)口:“阿曜的世界,好拥挤……让本就孤独的我,愈加孤独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微弱得似落花的呻吟,龙清曜在无数个相思的夜晚,才恍然听清。

  颜婵的命运果然像她自己说的那般不济,为妃不久,竟患上了恶.疾,时常咯.血,太医院束手无策,龙清曜连忙命人张贴皇榜,寻神医治病。

  终于,在颜婵病入膏肓之际,一个江湖游医揭了皇榜,说自己能治此疾。

  “此症需要用一门秘术,叫‘换.血续命’,这位娘娘有同胞的兄弟姐妹吗?最好是姐妹,双阴之血更好相融。”

  “……有一个妹妹,可这秘术会有危险吗?”龙清曜忐忑地问。

  “不会殃及性命,但用血之后身体会比较虚弱,以后要注意调养、”

  “那自是不要紧,在皇宫养尊处优,还怕日后调养不好么。婳儿再怎样埋怨我们,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亲姐姐见死不救,快去把婳妃娘娘请过来。”不待游医说完,颜夫人便急忙吩咐宫娥。

  “皇上,婳儿会救我的,对不对?可她若是不肯救我怎么办……我好怕娘亲伤心、我舍不得皇上……”颜婵似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龙清曜的手,一双美目宛若掉进陷进的小兔,柔弱无助、楚楚可怜。

  “不会的,婳儿不会不救你的,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……”龙清曜见颜婵虚弱悲戚的模样,心中痛怜,不停地劝慰着,过了许久,才意识到颜婳已经站在自己身后。

  “婳儿,娘求你了,你不能这么狠心,不管婵儿的性命。”颜夫人见颜婳神色黯然,生恐她不答应,赶忙先下口为强。

  暗卫的身份本就让她在宫中受尽闲言恶语,此后再多个绝情狠心的骂名,连龙清曜这唯一的依靠,也要垮掉。

  颜婳并不理会颜夫人,只低头望向龙清曜,龙清曜期盼而坚定的眼神,让她唇畔牵起一丝苍茫的笑。

  “我回宫换件衣裳,半个时辰后,让大夫来取血。”颜婳语气淡漠,转身离去。

  “婳儿,别害怕,我问过大夫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龙清曜追了上去,握住颜婳冰凉的手。

  颜婳将手抽了回来:“我不怕,我冷。”

  

  “换.血还算成功,但婳妃娘娘的血气比较弱,因此婵妃娘娘的命虽保住了,以后还是得卧床静养为好。”

  龙清曜点点头:“嗯,可婳儿血气弱是何缘故,大夫随朕一起去她寝宫、”

  “皇上不用去了。”颜婳的贴身侍女走了进来,将一把刀鞘递给龙清曜:“我们娘娘已经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、什么意思!”龙清曜看着侍女脸上的泪痕,心顿时如跌入万丈深渊般恐惧。

  颜婳一袭素白,静静地躺在床榻上,她终于褪下了嫣红的囚衣,却再也没有了气息。侍女将雪羽披风覆上她纤弱的身体,她的遗言只有一个字:“冷……”

  游医似想到了什么,冲到榻边,掀开颜婳的衣袖,果见她左手手肘处,有一道浅浅的伤疤:“她在很小的时候,就用过换.血之术,这秘术一辈子只能用一次,即便她不记得,她母亲也该记得啊,怎么会这样。”

  “我们娘娘记得的,所以、才独自回寝宫来啊。她说要走的干净,不要再和她们有任何牵扯。”

  “婳儿,你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娘娘说了,皇上会信吗?一个自小被受训的暗卫,有谁会相信呢?说了也只是绝情狠心的借口。”

  龙清曜颤抖地抱紧怀中的女子,她真的,轻得只剩一抹孤魂。一股剧痛喷涌而出,殷红的鲜血开在她的白裳上,那烙在她命中的封印,忘川河畔流着红泪的曼珠沙华——

  龙清曜抽搐着,从噩梦中醒来,橘色宫灯宛若一星鬼火,他觉得自己正飘荡在幽冥河上,可那微凉的柔荑,再也不会牵他上岸。

  “这里边还有很多事情你不知晓,姐姐不忍心告诉你,我可忍心。”女子冷冷地看着龙清曜,泪珠纷纷而落,冷雨般凄迷。

  “我叫颜妍,我说的姐姐,自然是指颜婳。至于颜婵和那个女人,我是不认的。”

  “三岁那年,我时常莫名流鼻.血,整个人病恹恹的,爹爹四处问医,都被告知不治,只有一个江湖术士说可以用换.血之术续命。那时颜婵十岁,姐姐五岁,术士说用颜婵的血,他有把握成功,而姐姐年龄太小,他不敢保证。爹爹连忙和那个女人商量,却被那个女人狠狠斥了一番。”

  “你疯了吗,怎么能拿婵儿去冒险,她这样子即便勉强救活,又有什么用呢,我们婵儿将来可是要嫁高官享荣华的,为了救她而损了身子怎么行。”

  “提一句,我和姐姐也是那个女人的孩子,但因为都是女孩,不能继承家业,她便只独宠第一个女儿。她数落完爹爹,就带着颜婵回娘家了,生怕爹爹会‘乘人之危’。”

  “就在爹爹绝望的时候,姐姐牵了牵他的衣袖,‘爹爹,我可以救妹妹,一定可以的。’,这话爹爹临终前嘱咐了无数次,让我长大后一定要保护好姐姐,可是,我们还来不及长大……”

  “爹爹去世后,我们家道中落,那个女人让颜婵找乘龙快婿的愿望是越来越渺茫了,可她还是不肯放弃。谁知,竟真的让她碰到了机会,有人看中了姐姐的倾城之貌,要收她做养女,其实就是到府上做暗卫,连带着我也一起去,好处便是可以出面为颜婵许一桩好婚事。”

  “那个女人答应了,准备把我们送过去,乳娘听到消息,悄悄带着我们姐妹逃走,可那帮人如何肯放过,一路紧追。后来我们逃到河边,无处可去,姐姐便让乳娘抱着我,藏进树洞里,她自己哭着回去了,说乳娘和我失足落水,只剩她一个人,她愿意认命。”

  “想姐姐的时候,就看看天,我们都在同一片天空下,总有一天会再相聚的。”

  “这是姐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可你的舅父不是等闲之辈,他当时虽没有找到我,但几年后派人寻到了山上的道观,尽管我错过了受暗卫训练的最好年纪,却还有要挟姐姐的作用。不过后来他发现姐姐喜欢上了你,便诓她说我死了,你成了她的唯一。”

  “当然,你登基之后,她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,你宠谁都可以,宠她却是大忌,因为被迫做了这些年兵器的她,知晓太多的秘密。她替你闯过朝中的刀光剑影,又要继续面对后宫的腥风血雨。那个女人和颜婵的出现,又让她陷进了童年无助的阴影里,逃脱无门。而唯一的依靠,又是那么的不牢靠。”

  

  “放心,我们永远陪着你,再不会分开了。”这不是姐妹情深的承诺,而是嫉妒成怨的诅咒。这几年,颜婵不是在守节,她是在守候一个良机。

  回首过往,片片记忆似雪花冰凌般飘落,覆了他一身。

  “我冷……”

  她冰凉的柔荑,攥得那样紧,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忽略,直到真的天悬地隔、阴阳永别。

  “余生的岁月,除了你,我不想给别人。”

  带着暗卫的烙印,与自己共度余生,是多大的勇气与爱意,可自己却在这余生里加了太多的人,拥挤得难受,空荡得疼痛……

  颜妍站起身,推开菱花扇窗,灰暗的夜空洒下点点残雪,宛若樱花凋零的花瓣。长阶两侧的宫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晕,像盏盏漂浮在幽冥之河的招魂灯,整个皇宫阴森如鬼城。

  “这世上,能说出口的痛苦,就算不得痛苦。能被抢走的爱人,就算不得爱人。所以,你不配爱她。”

  “我苦心钻研奇香异术,一心想着和姐姐团聚,而今却只能用来报仇。颜婵母女会在冷宫做一辈子的噩梦,至于你的舅父,这么多暗卫的冤屈,毒香都会替他们讨回的。”颜妍笑着,却没有一丝的快意:“可是我姐姐,再不会醒来了。”

  “颜婳的棺木空了,是你、”

  “她的余生不是都给你了吗,缘分既已清零,连幻梦都不属于你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今夜过来,是替姐姐问答案?你还想她带着痛苦和纠缠上路?我是来要回返魂香的。宁贵嫔清冷的模样和姐姐有几分相像,她父母便悔了婚约,把她送进宫企图得宠。上个月她青梅竹马的情.人病逝,她到道观问我求香,想和心心相印之人重聚,我便给了她。而你,凭什么梦回我姐姐。”

  龙清曜只觉自己一呼一吸都弥漫着难以名状的痛苦与悔怨,他翕动着干涩的唇,忆着那苦涩的吻。那夜,她努力把解药往自己口中送,吻得那般笨拙,如何是一个暗卫的心机?这世间最纯澈难得的,不是月下芙蕖、天山雪莲,而是在靠近地狱的彼岸,还竭力守护自己魂魄的曼珠沙华——

  颜妍走回龙清曜身边,伸手在他袍袖和衣襟里找寻香囊,却什么都没有,可返魂香的浓香如大雾般席卷而来,熏得她眼前一阵朦胧,恍惚间,她甚至看清了龙清曜眸中的幻影。

  “我怕再也梦不到她,就藏到了这里。”龙清曜的嘴角牵起一丝微茫的苦笑,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:“婳儿,这里再也不拥挤了,只有一个梦、一个你……”

  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

  本.文为下.篇,点击标.题穿越上.篇~

  《 微小说 | 花骨瘦尽,凉薄了浮生,物是人非,蹉跎了缘分 》

  许是从小就接受暗卫的训练,颜婳虽有个灿烂瑰丽的代号——嫣桃,扮相也是人如其名的艳若桃李,但秉性却十分孤冷。龙清曜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戒备,就同自己对她的芥蒂一样。

  哪个主人会和暗卫交心呢?而暗卫,早已在一次次黑暗(残)酷的训练中,消磨了初心,剩下的,唯有她写在白纸上,那抹苍凉孤寂的——“魂”。

  “你会拼死护我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为何呢?舅父究竟用什么要挟你这般卖命?”龙清曜还是感到好奇。

  “……殿下还是不要知晓吧。”颜婳看了龙清曜一眼,幽冷的眼眸氤氲着濛濛霜雾:“殿下在朝中,能依靠的便是国舅了,何必为了一件兵器,搅扰最后的余温呢。”

  龙清曜的心仿佛被揉了一下,觉得颜婳虽似冰雾般寒凉淡漠,却有种沁人心扉的力量,他正想说些慰藉的话,却见她走到琉璃屏风前,染着蔻丹的指尖在眉心一划,落下一缕妖冶的火焰。

  “韩王那日暗中邀我私会,我出去一下。”颜婳的语气又恢复了平素的冷漠与冷静。

  龙清曜望着她,想在她脸上寻迹几分委屈和苦楚,可那绝美的容颜宛若一张精致的面具,就连结冰的眼眸,都在火焰的渲染下,愈加妩媚浓(情)起来。

  她同韩王私会了几次,收集到韩王结(党)营.私,企图谋反的证据。韩王被流放那日,他坐在高台饮酒,她第一次没有侍立在他身后,而是凭栏远眺,目送那行萧索的人影远去,洒下一杯残酒。

  “你怕不怕,鸟尽弓藏?”龙清曜走到她身边,凝视着她的眼,冰莹的晶石上倒影着皇城的漫漫尘烟。

  “殿下也觉得,弓只在射箭的时候才有用吗?”颜婳背转过身,三千青丝似墨蝶般在风中飞舞,找寻栖息之地。

  龙清曜被问得哑然,不过心情总是比思绪更快一步,他伸手抚上她瘦削的肩:“我这么问,是因为、心疼。”

  颜婳纤细的身体一僵,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,这久违的温暖,虽不足以让她眼中的冰霜消融,却也让她唇畔牵起半弯轻浅的涟漪。

  万千红颜,不及你浅笑如烟——

  “刀剑回鞘也没什么不好的,至少……你平安了。”颜婳抬起手遮挡阳光,从指间的缝隙悄看龙清曜:“我们也不用这般荆棘缠绕、咫尺天涯。”

  不知是灼灼的阳光,还是滟滟的目光,微醺的感觉让龙清曜只想携着她的手,阖目睡去,在幻梦中徜徉迷离。

  可他回过神时,她已站回他身后,想是看到了远处的什么暗信,那缕火焰又在她眉间燃烧了:“殿下,韩王流放南.疆,陛下心绪定然不佳,你饮了半醉过去,父子俩正好敞开心扉聊一聊。”

  龙清曜的手指划过阑干旁的花草,将一星清露拈上颜婳的眉心。

  “谢过殿下,只是、烙在命里的火,怕是熄不了了……”

  

  自那次后,两人不再越“天涯”一步,确切地说,是颜婳再次被藤蔓荆棘所禁锢,履行着暗卫的任务与冷酷。

  时间久了,龙清曜忆起那一幕时都觉得恍惚,那场短暂的交心,是她于暗卫噩梦中,瞬间的清醒;还是自己在失意岁月中,瞬间的幻梦?

  他成为太子的第四个年头,陪他走过漫长黑暗的她,好似一把即将回鞘的剑,锋芒中满是疲倦。

  “把她换了吧,过几日到舅父府上,挑个新的。兵器用长了虽称手,但弱点全都被对手知晓了。”

  “殿下准备换剑了。”

  “是啊,你也累了,不是吗?”龙清曜佯装淡漠,想激她卸下面具,看看她内心是否藏着情意。谁知话音方落,他便觉眼前一黑,再次醒来时,周身竟被绳索捆得动弹不得,喉咙更是一阵如焦如灼的疼痛,颜婳也以相同的待遇倒在一旁。

  锋利的匕首横上他的喉头,玩味似地轻划着,看来是一场精心的算计,知道颜婳的武艺,便阴损地用了暗毒。

  “唔、唔……”颜婳在旁边挣扎着,发出含糊的声音。

  “美人儿不用害怕,以后跟着我们主人,不是也一样效力吗。我们主人可比他怜香惜玉多了,而且还不会喜新厌旧。”蒙面人瞥了龙清曜一眼。

  龙清曜的心直往下沉,自己才说一半的玩话,竟成了刺客离间的利器。

  “可以、让我和他……最后说句话么?”颜婳哑着嗓子,一双秀眸宛若燃着火焰的冰灯,凝着刺客的眼睛,那让人无法拒绝的冶丽幽柔。

  刺客似被摄住心魄般,竟默许她朝龙清曜的身边.爬去。龙清曜觉得自己的意识要在剧毒的灼痛中涣散了,颜婳的声音仿佛从天边飘来,似一缕凉风,唤起了他心中的一丝清明。

  “其实我……一直都很钦慕殿下。”颜婳吃力地说完,竟朝龙清曜身上一扑,(吻)上了他的唇。

  微凉的唇瓣,宛若被雨水打湿的桃花,龙清曜思绪渐明,还不及有什么感触,却发现她正焦急地把什么东西往自己嘴里送。四目交织间,他恍然明了,原来她的舌下藏着解药。

  “这位哥哥,我们都是暗卫,深知天悬地隔的痛苦,能不能让我、执着他的手上路。我听说,执手赴黄泉的人,来世便能够再相遇……”

  她哀哀相求,眉心的火焰燃烧着,宛若一颗诡艳(妖)娆的星。龙清曜的意识在解药的作用下已经大致恢复,他看着颜婳继续扮痴情的苦戏,心越揪越紧。

  刺客犹豫了一会儿,终敌不过颜婳凄绝的眼神,用匕首划断她腕上的绳索,然而,颜婳没有去握龙清曜的手,而是一个翻身,用绳索勒住了刺客的脖颈。

  “对不起……”颜婳没有再加重力道,但刺客自知任务失败,欲咬舌自尽。

  颜婳慌忙将手绢塞进刺客口中:“求殿下,恕他一命吧。”

  “我不要做暗卫了,再也不要了!”颜婳第一次,露出了真实的心绪,将脸埋进膝盖里沉沉地哭泣。

  “嗯,不做了,以后就安心做我的婳儿吧。”龙清曜轻哄着,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“真的可以安心么?”许久,颜婳才缓缓抬起泪眼:“暗卫的阴影会永远纠缠在我们之间……”

  不待龙清曜思量出劝慰的话,颜婳已经将柔荑缩进他的掌心:“可是余生的岁月,除了你,我不想给别人。”

  

  半年后,龙清曜登基为帝,颜婳成了地位仅次于皇后的婳妃,但其它嫔姬介于她的过去,并不愿同她来往,甚至冷言冷语、目光鄙夷。

  “不高兴吗?”龙清曜在她耳畔轻语,望天的颜婳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怎么会呢。”颜婳轻柔一笑:“我是和你度余生,又不是和她们。”

  “只要阿曜看着我,我就觉得很安心,也觉得自己……很干净。”

  龙清曜的心仿佛被绵绵情丝缠绕着,温柔的牵痛:“婳儿不会孤立无援的,我已经让舅父派人去找你的家人了。”

  颜婳闻言,竟颤抖了一下,柔荑紧攥着龙清曜的手,生怕失去一般:“谢谢阿曜,只是我、”

  她没有再说下去,一颗雨点落在眉心,溅起破碎的冰莹。

  让龙清曜意外的是,颜婳的出身并不算低,她父亲曾任知府,可惜英年早逝,家中还剩母亲和姐姐。母女二人得知颜婳的消息,即刻进宫认亲。

  颜夫人拭着眼泪,断断续续地说着十几年前颜婳在灯节走失,自己和大女儿苦苦寻找,伤心欲绝的往事,姐姐颜婵也跟着嘤嘤啜泣。不知是不是多年暗卫岁月养成的淡漠,颜婳绝美的面庞蒙上了一层阴影,却没有眼泪,反而将目光越过面前的母亲和姐姐,望向天边的阴云。

  “妹妹一定是埋怨我和母亲没有找到她,让她受了苦。今后我想陪在她身边,好好照顾她……”颜婵莺声楚楚,泪水滑过皎月般的脸颊,若海棠凝雨。

  龙清曜特意恩准颜夫人和颜婵留在颜婳的寝宫,弥补她这些年所欠缺的亲情。颜婳向他道谢,执着他的手却攥得更紧了,她的柔荑素来都是凉的,这次更似沁雪一般,隐隐的寒。

  “放心,我们永远陪着你,再不会分开了。”颜婵看出颜婳的担忧,握住她另一只手,笑得美丽温婉。

  颜婳下意识地抬手遮挡阳光,可颜婵的手没有松开,她只能侧头避进自己衣袖的暗影里,绛紫色的薄纱下,她想起做暗卫时见的殷红鲜血,挣扎着甩开颜婵的手。

  “婳儿,你别这么对姐姐,求你了……”颜婵委屈地抽噎着,泪眼朦胧地看向龙清曜。

  龙清曜温言安慰了颜婵一番,再抬头时,颜婳已经不见了。

  “婳妃娘娘,又去高台望天了。”

  龙清曜叹了口气,想去高台找颜婳,却被颜婵轻轻喊住:“皇上,婳儿方才也是一时失礼,心里定有些羞惭,还是先让她静一静吧。”

  颜婵擦干眼泪,给龙清曜倒了一盏香茗,体贴地为他揉着太阳穴,缓缓清音,说着自己的故事。

  父亲早逝之后,妹妹又走失了,只剩下她和母亲相依为命。十五岁那年,她和一个官宦子弟定了亲,怎料天有不测风云,未婚夫婿染病而亡,虽未成亲,但她还是为他守了三年节。而后母亲也抱恙在身,她担心自己出嫁后母亲寂寞寡欢,便一直陪在身侧,不再起嫁人之意……

  颜婵的泪珠落在龙清曜的手背上,他很是动容,抬头看着与颜婳有几分相似的脸庞,疼惜之意渐起。如果说颜婳是被迫染上血色的曼珠沙华,那颜婵便是亭亭独立的月色芙蕖,他感动更兼钦佩。

  颜婵秉性温雅,人缘比颜婳好上许多,最主要是没有做暗卫的前.科,嫔姬们更愿意和她打交道,就连国舅也缕缕提起:“颜婳自小就受暗卫的训练,心机城府不可不防,还是颜婵单纯些,才貌也不比颜婳差,你今后还是多宠信她吧。”

  “婳儿,我打算封颜婵为妃,就叫‘颜妃’,如何?”龙清曜握着颜婳的手,颜婳的手微微一缩,但没有缩回。

  “不要用颜字,称为‘婵妃’,或者皇上另赐一个字,总之,不要用颜字。”

  “哦、好。”龙清曜很是不解,指尖轻抚颜婳眉间的褶皱,那星火焰分明早已熄灭,他却感受到一缕虚妄的灼痛。

  

  “你知道,我只喜欢你,对颜婵,不过是怜惜。”

  颜婳将柔荑从他掌心抽回,轻轻放在他的(胸)口:“阿曜的世界,好拥挤……让本就孤独的我,愈加孤独。”

  最后一句话微弱得似落花的呻吟,龙清曜在无数个相思的夜晚,才恍然听清。

  颜婵的命运果然像她自己说的那般不济,为妃不久,竟患上了恶.疾,时常咯.血,太医院束手无策,龙清曜连忙命人张贴皇榜,寻神医治病。

  终于,在颜婵病入膏肓之际,一个江湖游医揭了皇榜,说自己能治此疾。

  “此症需要用一门秘术,叫‘换.血续命’,这位娘娘有同胞的兄弟姐妹吗?最好是姐妹,双阴之血更好相融。”

  “……有一个妹妹,可这秘术会有危险吗?”龙清曜忐忑地问。

  “不会殃及性命,但用血之后身体会比较虚弱,以后要注意调养、”

  “那自是不要紧,在皇宫养尊处优,还怕日后调养不好么。婳儿再怎样埋怨我们,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亲姐姐见死不救,快去把婳妃娘娘请过来。”不待游医说完,颜夫人便急忙吩咐宫娥。

  “皇上,婳儿会救我的,对不对?可她若是不肯救我怎么办……我好怕娘亲伤心、我舍不得皇上……”颜婵似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龙清曜的手,一双美目宛若掉进陷进的小兔,柔弱无助、楚楚可怜。

  “不会的,婳儿不会不救你的,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……”龙清曜见颜婵虚弱悲戚的模样,心中痛怜,不停地劝慰着,过了许久,才意识到颜婳已经站在自己身后。

  “婳儿,娘求你了,你不能这么狠心,不管婵儿的性命。”颜夫人见颜婳神色黯然,生恐她不答应,赶忙先下口为强。

  暗卫的身份本就让她在宫中受尽闲言恶语,此后再多个绝情狠心的骂名,连龙清曜这唯一的依靠,也要垮掉。

  颜婳并不理会颜夫人,只低头望向龙清曜,龙清曜期盼而坚定的眼神,让她唇畔牵起一丝苍茫的笑。

  “我回宫换件衣裳,半个时辰后,让大夫来取血。”颜婳语气淡漠,转身离去。

  “婳儿,别害怕,我问过大夫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龙清曜追了上去,握住颜婳冰凉的手。

  颜婳将手抽了回来:“我不怕,我冷。”

  

  “换.血还算成功,但婳妃娘娘的血气比较弱,因此婵妃娘娘的命虽保住了,以后还是得卧床静养为好。”

  龙清曜点点头:“嗯,可婳儿血气弱是何缘故,大夫随朕一起去她寝宫、”

  “皇上不用去了。”颜婳的贴身侍女走了进来,将一把刀鞘递给龙清曜:“我们娘娘已经走了。”

  “什么、什么意思!”龙清曜看着侍女脸上的泪痕,心顿时如跌入万丈深渊般恐惧。

  颜婳一袭素白,静静地躺在床榻上,她终于褪下了嫣红的囚衣,却再也没有了气息。侍女将雪羽披风覆上她纤弱的身体,她的遗言只有一个字:“冷……”

  游医似想到了什么,冲到榻边,掀开颜婳的衣袖,果见她左手手肘处,有一道浅浅的伤疤:“她在很小的时候,就用过换.血之术,这秘术一辈子只能用一次,即便她不记得,她母亲也该记得啊,怎么会这样。”

  “我们娘娘记得的,所以、才独自回寝宫来啊。她说要走的干净,不要再和她们有任何牵扯。”

  “婳儿,你为什么……”

  “娘娘说了,皇上会信吗?一个自小被受训的暗卫,有谁会相信呢?说了也只是绝情狠心的借口。”

  龙清曜颤抖地抱紧怀中的女子,她真的,轻得只剩一抹孤魂。一股剧痛喷涌而出,殷红的鲜血开在她的白裳上,那烙在她命中的封印,忘川河畔流着红泪的曼珠沙华——

  龙清曜抽搐着,从噩梦中醒来,橘色宫灯宛若一星鬼火,他觉得自己正飘荡在幽冥河上,可那微凉的柔荑,再也不会牵他上岸。

  “这里边还有很多事情你不知晓,姐姐不忍心告诉你,我可忍心。”女子冷冷地看着龙清曜,泪珠纷纷而落,冷雨般凄迷。

  “我叫颜妍,我说的姐姐,自然是指颜婳。至于颜婵和那个女人,我是不认的。”

  “三岁那年,我时常莫名流鼻.血,整个人病恹恹的,爹爹四处问医,都被告知不治,只有一个江湖术士说可以用换.血之术续命。那时颜婵十岁,姐姐五岁,术士说用颜婵的血,他有把握成功,而姐姐年龄太小,他不敢保证。爹爹连忙和那个女人商量,却被那个女人狠狠斥了一番。”

  “你疯了吗,怎么能拿婵儿去冒险,她这样子即便勉强救活,又有什么用呢,我们婵儿将来可是要嫁高官享荣华的,为了救她而损了身子怎么行。”

  “提一句,我和姐姐也是那个女人的孩子,但因为都是女孩,不能继承家业,她便只独宠第一个女儿。她数落完爹爹,就带着颜婵回娘家了,生怕爹爹会‘乘人之危’。”

  “就在爹爹绝望的时候,姐姐牵了牵他的衣袖,‘爹爹,我可以救妹妹,一定可以的。’,这话爹爹临终前嘱咐了无数次,让我长大后一定要保护好姐姐,可是,我们还来不及长大……”

  “爹爹去世后,我们家道中落,那个女人让颜婵找乘龙快婿的愿望是越来越渺茫了,可她还是不肯放弃。谁知,竟真的让她碰到了机会,有人看中了姐姐的倾城之貌,要收她做养女,其实就是到府上做暗卫,连带着我也一起去,好处便是可以出面为颜婵许一桩好婚事。”

  “那个女人答应了,准备把我们送过去,乳娘听到消息,悄悄带着我们姐妹逃走,可那帮人如何肯放过,一路紧追。后来我们逃到河边,无处可去,姐姐便让乳娘抱着我,藏进树洞里,她自己哭着回去了,说乳娘和我失足落水,只剩她一个人,她愿意认命。”

  “想姐姐的时候,就看看天,我们都在同一片天空下,总有一天会再相聚的。”

  “这是姐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可你的舅父不是等闲之辈,他当时虽没有找到我,但几年后派人寻到了山上的道观,尽管我错过了受暗卫训练的最好年纪,却还有要挟姐姐的作用。不过后来他发现姐姐喜欢上了你,便诓她说我死了,你成了她的唯一。”

  “当然,你登基之后,她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,你宠谁都可以,宠她却是大忌,因为被迫做了这些年兵器的她,知晓太多的秘密。她替你闯过朝中的刀光剑影,又要继续面对后宫的腥风血雨。那个女人和颜婵的出现,又让她陷进了童年无助的阴影里,逃脱无门。而唯一的依靠,又是那么的不牢靠。”

  

  “放心,我们永远陪着你,再不会分开了。”这不是姐妹情深的承诺,而是嫉妒成怨的诅咒。这几年,颜婵不是在守节,她是在守候一个良机。

  回首过往,片片记忆似雪花冰凌般飘落,覆了他一身。

  “我冷……”

  她冰凉的柔荑,攥得那样紧,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忽略,直到真的天悬地隔、阴阳永别。

  “余生的岁月,除了你,我不想给别人。”

  带着暗卫的烙印,与自己共度余生,是多大的勇气与爱意,可自己却在这余生里加了太多的人,拥挤得难受,空荡得疼痛……

  颜妍站起身,推开菱花扇窗,灰暗的夜空洒下点点残雪,宛若樱花凋零的花瓣。长阶两侧的宫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晕,像盏盏漂浮在幽冥之河的招魂灯,整个皇宫阴森如鬼城。

  “这世上,能说出口的痛苦,就算不得痛苦。能被抢走的爱人,就算不得爱人。所以,你不配爱她。”

  “我苦心钻研奇香异术,一心想着和姐姐团聚,而今却只能用来报仇。颜婵母女会在冷宫做一辈子的噩梦,至于你的舅父,这么多暗卫的冤屈,毒香都会替他们讨回的。”颜妍笑着,却没有一丝的快意:“可是我姐姐,再不会醒来了。”

  “颜婳的棺木空了,是你、”

  “她的余生不是都给你了吗,缘分既已清零,连幻梦都不属于你。”

  “你以为我今夜过来,是替姐姐问答案?你还想她带着痛苦和纠缠上路?我是来要回返魂香的。宁贵嫔清冷的模样和姐姐有几分相像,她父母便悔了婚约,把她送进宫企图得宠。上个月她青梅竹马的情.人病逝,她到道观问我求香,想和心心相印之人重聚,我便给了她。而你,凭什么梦回我姐姐。”

  龙清曜只觉自己一呼一吸都弥漫着难以名状的痛苦与悔怨,他翕动着干涩的唇,忆着那苦涩的吻。那夜,她努力把解药往自己口中送,吻得那般笨拙,如何是一个暗卫的心机?这世间最纯澈难得的,不是月下芙蕖、天山雪莲,而是在靠近地狱的彼岸,还竭力守护自己魂魄的曼珠沙华——

  颜妍走回龙清曜身边,伸手在他袍袖和衣襟里找寻香囊,却什么都没有,可返魂香的浓香如大雾般席卷而来,熏得她眼前一阵朦胧,恍惚间,她甚至看清了龙清曜眸中的幻影。

  “我怕再也梦不到她,就藏到了这里。”龙清曜的嘴角牵起一丝微茫的苦笑,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:“婳儿,这里再也不拥挤了,只有一个梦、一个你……”

  

 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